吧唧吧唧的进出,完整版小说全文阅读

个热辣的太阳,让人直呼“太毒了”,以至于一到夏天,傅清桐就很不情愿出门,天天躲在家里“探空调”。

傅清桐躺在床上,吹着空调,左手边的床头柜还摆上了西瓜、荔枝和龙眼,还有一杯饮料,手里还捧着一本小说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任谁看了不感叹一句“过得好生滋润”。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冬眠假期刚刚结束,我还有点糊涂……”,唤醒了沉浸在小说中的傅清桐,她捞起旁边的手机,想也不想就接通了电话。

“傅清桐,快点准备,我想吃炸鸡吃炸串吃章鱼小丸子,所以,我们等一下就出去吧!”电话里徐晨知说话的语气如同催命一般。

“不是吧大姐,你傻了还是我傻了,外面那么大的太阳,35℃啊,我可不想晒脱一层皮,不!”

“哎呀,我们撑伞嘛,我想吃,我要去!你陪我去!别装了,你肯定也想吃!”

“谁想吃啊!烦死了烦死了,你快点来我家,早去早回!我晒死了你来赔!”傅清桐默默的咽了口口水,说道。

随即二人便掐断了电话。

傅清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床上爬起来去衣柜找衣服,边找边嘟囔“穿什么穿什么,不想穿裙子,长裤太热了,哎呀好烦啊,没衣服穿!”

……

等到换好衣服,又火速绑了个高马尾,然后她就下楼等徐晨知了。

她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手机屏幕里是和徐晨知的聊天框。

小说

傅清桐:你什么时候到啊,我等的要枯萎了。[苦涩]

徐晨知:催什么催催命呢!快了。[发怒][发怒][发怒]

傅清桐:我还要喝果茶。[猥琐]

徐晨知:哟,不是不出吗?不是嫌热嘛![白眼][白眼]

傅清桐:切,既然都出来了怎么也不能亏了,你快点吧大姐!

徐晨知:别催了,到了,出来。

傅清桐:哦,来了。

随即傅清桐开门出去,就看到了大汗淋漓的徐晨知,她穿着一件白T,牛仔裤,白色运动鞋,撑着一把伞,背着包。

“哈哈哈哈,我都说了外面很热你就不听,看看你的样子,我真的会笑死!”

“闭嘴,拿包还是撑伞?”

“拿包。”

傅清桐接过对方的包,二人便出发前往炸食店。

一路上。

“傅清桐,学校那边好像新开了一家炸食店,要不要去试试?”

“是吗?我怎么都不知道的?当然要去试试看,要排雷嘛。”

“那我们就去那家新开的吧。”

“行。”

……

炸食店内。

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没人愿意出门,因此只有一桌人。

这一桌人都是男孩,一个穿着白T恤,一个穿着黑T恤,还有两个穿着一样的蓝色T恤。

“叶临溪,这你就不够意思了,好不容易见一面,居然不是你请客啊!”看起来最小的男孩说道。

“你跟他们也是好不容易见一面,怎么不是他们请客呢!”穿着白T的叶临溪说。

“因为我就想让你请客啊,临溪哥哥~”说完这话,贺书舟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

“滚滚滚,别这么叫我,听着就恶心,离我远点。”

“你答应请客我就离你远点。,不答应我就继续叫你。”

“行行行,可以了吧,离我远点。”

“好的,叶临溪同学,我们应该保持一定距离。”

“好了好了,书舟,别闹了,等一下叶临溪揍你了,你忘了你俩小时候打架你被打的多惨了吗?”穿着黑色T恤的男生放下了手中的羊肉串,说道。

“许镜霄!不准提这件事,我现在锻炼的很强大,不信我改天找个时间和叶临溪切磋一番,让你们看看我的强大!”

“对对对,贺书舟最厉害了。”许镜霄笑了笑。

许镜霄用手将面前的炸鸡腿推到叶临溪和贺书舟两人处,“好了,赶紧吃东西吧,等一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许镜霄转手去拿牛肉串,却发现什么都摸不到,往旁边看了看,发现一串都没了。

“贺书衍!你把我的炸串吃完了?我要杀了你!”

“霄哥我错了,我再点一盘给你,这新开的店味道比其他店好太多了,我实在是太久没吃这些了,我没忍住就吃的越来越多。”

“好吧,这还差不多!快去!”随即把凳子往前挪,给贺书衍让了一个位置让他出去点餐。

贺书衍从椅子上起身走了出去。

“许镜霄,你也有今天,哈哈哈,你看看,我说的是不是很对,这兄弟俩人都欠揍,是吧。”叶临溪说着说着就捧腹大笑了。

“闭嘴,叶临溪。”许镜霄瞪了叶临溪一眼。

“镜霄哥,我听我哥说你谈恋爱了!真的吗真的吗?是铁树开花了吗?你虽然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大的,但你也是早恋啊!你居然早恋,不怕你班主任发现?”贺书舟半是好奇半是幸灾乐祸的说道,听到这话,叶临溪也抬起了头,关掉了手机,不经意的把头侧着往许镜霄处靠近了一点。

“啊,你们都知道了?那么明显吗?我觉得我隐藏的挺好的啊。”

“是谁啊!”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哼哼,我知道了,是隔壁班的那个林安安吧?”叶临溪眯着眼,露出一副“真相就是……”的表情,拿起了一旁的饮料,喝了一口。

“嗯,就是她,我觉得她人不错的,我还……挺喜欢她。”许镜霄摸了摸后脑勺笑了一下。

“果然是她,我看你们平时就不对劲,说是讨论题目,天天腻歪在一起,满屏的酸臭味。”

“你不懂,等你有了喜欢的人你就明白了,你个单身狗感受到的当然是酸臭味啦,哈哈哈!”许镜霄嘲笑声响彻天地,还好此时店内没有外人,不然许镜霄的形象就碎一地了,他平时在学校可高冷得很,但因为那张脸还是吸粉无数。

“不就是对象吗?有什么好的,我才不稀罕呢!”叶临溪翻了个白眼,愤恨的说。

此时,贺书衍回来了,还端着两盘牛肉串两盘羊肉串,看到这,什么都不重要了,一落座,其余三人简直不能用神速来形容,迅速将炸串抢劫一空。

此时,奶茶店内。

“果茶终于好了,我们去炸食店吧,还好离得近,我都要热化了。”傅清桐吐槽道。

“是啊,我也是,赶紧走吧。”说完,二人提着果茶,拿着伞,快步向炸食店走去。

……

“终于到了,热死我啦!”傅清桐边用手扇风边说。

“走走走,赶紧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到了炸食店外,总觉得没那么热了,大抵是想到等一下可以吹着空调吃着东西喝着冰冰凉凉的果茶吧。

门把手是木质的,还有雕花,感觉像是仿古风,十分好看,推开门,一股凉气从脚底窜到头顶,真是透心凉,实在是太凉快了。

店内的装修也是复古风的,古色古香,好像真的回到了古代,让人不禁想到,古代会不会也有这些吃食呢?古人那么聪明,或许有吧。

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但接下来却发生了一件毁气氛的事,二人一将门关上,店内就响起了一道声音“掌柜滴,有客人来啦,快去招呼俺们滴客人”,声音一出,便响彻整个店,听着像是熊二的声音,很可爱,但是,宁可没有这道声音,绕是脸皮再厚再社牛的人也禁不住这样的铃声啊!!!太尴尬了吧!

突然,传来了一阵努力控制音量憋笑的声音,在安静的店内听的十分清晰,这笑声让二人彻底僵住,久久站在原地不想动,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二人条件反射,机械似的扭头向笑声传来的地方看去,是那个白衣男和那个看起来比较小的蓝衣男笑得最大声。

傅清桐转眼看到白衣男旁边的人,心想,完了,是一个学校的,那个黑衣服的不是许镜霄吗?那其他三个……不会也是我们学校的吧。

在她打量对桌的同时,叶临溪也在打量她们。

双方视线交汇,叶临溪抬眼望去,明明有两位,但他的视线却情不自禁挪到了傅清桐身上,他看见长发的女生扎着清爽的高马尾,穿着一件印有超大太阳花的黑T恤,一条白色的短裤,白色长袜和白板鞋,他心想:穿的挺正常的,太阳花毁了一切,为什么太阳花要选一个笑得那么猥琐的啊,救命,这女的的喜好比我还奇葩,我以为只有我会买这种图案了,而且我真的会被笑死,为什么我们四个人进店那个“熊二”没响,她们两个人进来“熊二”却响了,难道这“熊二”还看男女决定待客事宜?哪有这么高级啊,并且她尴尬的杵在门口时让我想到一句沙雕台词“女人,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挺搞笑的,活久见,穿这么猥琐的太阳花T恤的女生居然会因为“熊二”犯社恐,哈哈哈哈哈哈,但她这脸看着有点熟,好像在哪见过,不管了,应该是她长的比较符合大众审美吧。这让他突然想到之前看过的一句话:当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世界万物在我看来都黯然失色,因为你一人夺取了所有光芒。这句话确实没错啊,真的夺取了所有“光芒”,不行了好想笑,要憋不住了,别想了越想就越想笑。

二人火速找座位坐下,坐在了最门口的位置。

“天呐,太尴尬了吧这个铃声,我虽然比较社牛,但是那桌有我们学校的人啊,太丢人了!”傅清桐扶着额头,看着徐晨知。

“有点儿,不过这没我认识的人,我觉得还好,我们去点餐吧!”徐晨知笑着说。

傅清桐东望望西望望,“哦,好,在哪点,没看见老板啊,也没有菜单什么的。”

“傻呀,后厨啊!没有菜单老板不在一看就知道在后厨啊!”

“我没吃过,不知道,那个,晨知姐姐~要不……你去吧,去后厨要经过那桌,我害怕。”

“我怎么知道你吃什么,一起去,快点,走了。”徐晨知拉起傅清桐往后厨去。

二人到了后厨,拿起摆在桌上的菜单,挑来挑去,终于敲定了。

“老板,要两份章鱼小丸子,炸鸡翅,炸鸡腿,还有牛肉串和羊肉串,谢谢!”徐晨知开口道。

“好嘞,稍等啊。”老板长的挺高大,整个人圆圆润润的,看着很和善,穿着厨师装,正在往锅里倒油。

“好的,谢谢老板,我们坐在门口那里。”傅清桐笑着说,突然想起了什么。

“老板,你门口是不是有个熊二声音的铃声啊……你怎么会想着去设置这个铃声啊。”傅清桐微笑着说。

“那个啊,我女儿选的,她可喜欢熊出没了,那个铃声时灵时不灵的,怎么?你们进店的时候响啦?”老板憨厚的笑了一下,或许是想到了女儿,笑容更灿烂了。

“嗯,是啊,没怎么,挺可爱的,就问一下,我也挺喜欢熊出没的,谢谢老板,我们先出去啦。”傅清桐继续笑着说,说完便拉着徐晨知走了出去。

在她们返回座位路过叶临溪那桌的时候,傅清桐因为刚刚的事止不住的看了一眼叶临溪,发现对方有憋笑的痕迹,她迅速转过头加速回到座位。

回到座位后,她忍不住凑近徐晨知。

“我跟你讲今天简直尴尬的不行,你看,就那个白衣男,先是因为“熊二”嘲笑我俩,然后刚刚还用一种贼奇怪的眼神看我,有明显憋笑痕迹,他肯定是和我一个学校的!我没脸见人了!”

“啊,没事,暑假过完估计就忘了,你们又不认识,对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要是他记忆好怎么办。”

“没关系的,快看,吃的来了。”

“来,这是你俩的章鱼小丸子,牛肉串和羊肉串,还有炸鸡翅炸鸡腿,慢慢吃哈,不够来加。”随着一盘又一盘美食端上桌,傅清桐早就忘记要说什么了,只顾着吃的了。

傅清桐戴上了一次性手套,她决定先吃炸鸡腿之类的,而徐晨知拿起了吃小丸子的叉子。

“好吃,都太好吃了吧,下次还要来,我宣布,以后就来这里了!”傅清桐一手抓着鸡腿,一只手抓着鸡翅,嘴里还吃着徐晨知投喂的章鱼小丸子,嘴巴塞得满满当当,脸都被撑得鼓起来了,让人很想恶趣味的戳一下她的脸。

“别吃这么着急好吗?等一下噎死了我可不管你啊。”徐晨知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果茶,又给傅清桐递了一杯果茶。

“咳……咳咳,哎呀我的天,托你的福,真的差点噎死,我这不是夏天太热,太久没出门吃东西了吗,而且我跟你讲,我今天中午没吃饭,我爸妈出门办事了,哎,还不能让我弥补一下我受伤的小心灵啦!我都快饿死了,就是想吃有盐味的东西,奈何我家只有水果之类的。”傅清桐着急的喝下了一大口果茶,故作西子捧心状对徐晨知说,不过捧的不是心而是鸡翅。

正当她们二人聊天聊的正开心时,对面一桌终于吃完准备走人了。

“都吃完了吗?吃完了就该回去了。”许镜霄抱着手臂,看着其余三人。

“差不多了吧。”叶临溪应声道。

“啊……一定要这么早回去吗?我一回去肯定又被我妈催着写作业,要不……晚点吧,哥哥们。”贺书舟双手合十,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其余三位求情道。

“不行,特别是你,贺书舟,马上升初三了就要中考了,还想着玩呢?回去给我好好学习,求情无效,驳回。”许镜霄冷着脸看着对方,贺书舟看着向许镜霄求情这条路行不通了,转而将目光投向了亲哥哥,令他没想到的是,亲哥哥立马转过头看着叶临溪。

“驳回了呀,哈哈哈,书舟啊,还是回去好好学习吧!”叶临溪无情的嘲讽道。

“你闭嘴,回去就回去!哼!小人!就知道嘲笑我!你当初不也是被阿姨逼着写作业吗?彼此彼此!”贺书舟冷哼一声,迅速起身,先走出了炸食店。

“好了,临溪,小孩子嘛,经不起逗,你就别气他了,赶紧走了。”许镜霄笑着对叶临溪说。

随即其余三人也站起了身,先后走出了店铺,叶临溪在最后面,走到店门口的时候,他侧眼看向了傅清桐,很短暂的一眼,他迅速收回了视线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傅清桐二人也吃完了,顶着大太阳各回各家,傅清桐到家时,已经大汗淋漓,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湿答答黏糊糊的感觉,便迅速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吹空调。

躺在床上,她突然又想起今天下午的囧事,想到那个白衣男贱兮兮的笑容,她一时气愤和尴尬,便从床头柜中拿出了一本泛黄的日记本,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上面的图案还是很多年前在女生中很流行的,虽然泛黄了,但保存的依然完好,没有什么刮花的痕迹,可见其主人的爱惜。

她用力握住笔,咬牙切齿的一笔一划写下今天发生的囧事。

“七月二十,周三,晴,今天,发生了一件令我特别特别特别生气的事,那个白衣男和那个小孩居然这么光明正大的嘲笑我,特别是白衣男,还笑了三次!!三

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https://www.sdcywang.com/28992.html

(0)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