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北京多地紧急叫停,金域医学上门核酸检测的梦想“破灭”?

上海北京多地紧急叫停金域医学上门核酸检测的梦想“破灭”?

近日,随着北京、上海等地对上门核酸检测业务限制的出台,原本想靠高额“上门费”盈利的各大企业美梦破碎。金域医药作为核酸检测的领头羊,从核酸检测的浪潮开始,就备受关注。这一次,上门检测的梦想“破灭”了。后疫情时代金域医学能吃到多少核酸检测的甜头?

6月10日,上海市卫健委、上海市医疗保障局、上海市发改委、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上海市公安局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新冠肺炎核酸检测服务行为的通知》。

通知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含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应当按照《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核定的执业场所开展医疗服务,不得擅自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在家中开展核酸采样服务。同时,不得收取“加急费”、“上门费”等其他费用。

会计检查上门的规定也让之前涌入这条赛道的公司吃了一记闷棍。其中,在北京等地区较早推出上门核酸检测服务的金宇医药可能会受到影响。

作为国内第三方医疗诊断的领军企业,上门检测对于金隅医药来说并不是一项新业务。事实上,该公司之前还有其他上门检测服务。然而,在后疫情时代的激烈竞争和集中检测的影响下,公司股价年内腰斩,负面新闻缠身的金隅医药该何去何从?

金域医药上门核酸又成出路

随着全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管理,今年4月以来,深、汉、杭、沪等地陆续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隔天一次”的核酸检测,成为很多城市居民出行的“刚需”。与此同时,去年悄然兴起的上门核酸服务再次成为热点。很多检测机构在收取天价“上门费”后尝到了甜头,现在都想分一杯羹。

金宇医药作为国内检测的龙头,也成为上门核酸检测业务的头号玩家。

此前,6月3日,金隅医疗在相关媒体报道中回应称,公司尚未在上海开展现场核酸检测业务。但是,它已经在包括北京在内的许多地区提供了上门服务。

从成本上看,客户除了常规的检测费用外,还要承担1000元内的人员和车辆成本。由于金域医学的子公司都是独立运营的,收费的合理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子公司的管理制度。金隅医药作为少数参与上门检测的上市公司,在包括上海在内的很多城市并不一定提供上门服务。

事实上,作为一家检测公司,金隅医药早已有上门检测业务。老虎财经从金域医药JD.COM官方门店了解到,金域医药在上门服务中涉及20多种抽样检测,包括多项体检套餐,如乙肝检测、过敏原检测、肝癌早期筛查、常见肿瘤标志物筛查等。

同时,在去年3月,金隅医疗与医药展开合作,双方将在“互联网加疾病检测”和“互联网加疾病管理”等方面展开合作。慢性病患者可以通过互联网医院在线预约,然后到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设立的采样点,或者选择护士上门服务采血,这样就可以完成从问诊到检测诊断到治疗的全过程,而不必在医院排队。

不难看出,上门检测业务早已是金宇医药的强项。当上门核酸再次被推上热议的时候,市场检测机构一度有猜测,金隅医药能否依靠上门核酸检测业务改变公司目前的不利局面。

应收账款激增,占总收入的一半。

在过去的两年里,作为中国医疗检测的领导者,金隅医药已经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既得利益者”。疫情之初可以说是尝到了足够的甜头,随后疫情时代的负面金玉医药也难逃其痛。

今年1月,金隅医疗被曝员工涉嫌“传播病毒”,让二级市场投资者“用脚投票”。

除了“黑天鹅”事件影响股价,公司业绩也不尽如人意。

作为2017年在a股上市的检测公司,金隅医疗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业绩呈现爆发式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金隅医疗实现营业收入约82.44亿元,同比增长56.4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5.1亿元,同比增长275.24%。

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扣除新冠肺炎检测后的常规业务收入为52.61亿元,较2020年增长33.34%。2021年前三季度,新冠肺炎检测服务收入约为33.56亿元,占总收入近40%。可以说,新冠肺炎的检测服务对金域医学业绩的爆发式增长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此后,在2021年的财报中,公司实现年收入119.43亿元,同比增长44.88%,净利润22.20亿元,同比增长47.03%。虽然业绩持续增长,但金域医学并未详细披露核酸检测带来业绩和利润增长的相关数据。

此外,公司可能存在“费用结算延迟、收款天数增加、坏账”等财务风险。2020年和2021年应收账款分别达到26.94亿元和46.65亿元,同比增长71.66%和73.16%。2022年一季度,公司应收账款达到64.22亿元,同比增长近87%。

此外,金隅医药背后的资本纷纷退出,众多原股东的“清仓式”套现也引来市场诸多讨论。

2021年下半年,公司的四个重要股东已经从金隅医药的股东名单中消失。其中,上市时位列第二和第十大股东的郭凯于波一期和上海陈德维景投资中心,已分别于2021年9月和10月退出前十。同期,联想控股的天津君瑞奇、北京君联茂林也进行了减持,金隅医疗上市时合计持股比例达到11.46%。

公司董事王的“操作失误”导致实际减持股份超出原计划。为此,王通过金隅医药发布致歉声明,承诺未来12个月内不减持公司股份;副总经理余也相继减持股份。事实上,自2018年11月股票解禁以来,金隅医药的原股东已陆续踏上减持之路。其中,第九、十二大股东丁方圆、拉萨清德在2019年年中左右进行了“清仓”减持。

北京上海紧急“停摆”,

核酸在家门口被检出“弃子”?

上门核酸已经成为从核酸标准化延伸出来的新业务。高价核酸检测上门服务的趋势,不仅涉及金宇医药等上市公司,也有民营机构的“抢食”。

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成为上门检测业务的主要分布区域。据此前消息,美团、大众点评、支付宝、淘宝、京东健康、平安健康等各大主流互联网平台均已入驻上门核酸检测服务商。在支付宝阿里健康核酸检测小程序中,部分城市地区比较流行的上门核酸检测服务商主要有松鼠快检、小鸟快检、音乐推荐快检,均标注为私人机构。

从价格上看,个人上门核酸检测服务价格从200元到3000多元不等,主要由单人单管检测费(15-45元不等)和综合上门服务费(200-3000元不等)构成。以松鼠快速测试为例。300元提供给个人的上门核酸检测服务有两个,300元-500元有三个,1500-2500元有两个。但是,每个服务的描述是完全一致的。除了名称不同之外,服务内容的差异并没有在产品细节中明确表现出来。

上海北京紧急叫停,金域医学上门核酸检测的梦想“破灭”?

相比之下,在5月23日国家医保局开展的近两年第四轮降价中,要求各地在6月10日前,将新冠核酸单次检测降至每人不超过16元,多人混合检测降至每人不超过5元。在政府组织大规模筛查和常态化检测的情况下,要求检测机构按照混合检测不超过一人3.5元提供服务。

前不久上海北京第三方抽样几千到几千元的新闻冲上热搜。随着这一现象的网络发酵,第三方检测机构和体检企业不断站出来辟谣。

在上海禁令出台之前,北京也因为随意收取上门服务费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6月4日,在北京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市场监管执法总队总队长李毅表示,对严重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价格违法行为,要严厉打击并公开曝光,坚决维护核酸检测市场价格秩序。预计未来市场量和上门服务费不会泛滥。

上海发布禁令的第二天,环球老虎财经记者通过第三方APP搜索上海和北京进行现场测试,并没有之前高价的相关业务。至此,两地“高价核酸检测上门服务”短暂消失。从这个角度来看,高价上门核酸服务似乎并没有永久的迹象。未来上门检测业务的受众将主要集中在特殊人群的核酸检测。

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https://www.sdcywang.com/14799.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12日 下午10:02
下一篇 2022年6月12日 下午10:1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