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后逛上海:小吃店遇连夜“报复性消费”的队伍,外滩夜半居民互致问候

解封后逛上海小吃店遇连夜“报复性消费”的队伍,外滩夜半居民互致问候

6月1日零时,海关大楼里一声响亮的钟声响起,宣告上海全面恢复全市正常生产生活。此时,距离上海3月底发布浦东、浦西分区域静态管理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

路上,公交车、汽车、自行车共享有序运行,地下轨道列车呼啸而过,上海三大火车站列车班次有序增加,黄浦江轮渡准备复航;商场、餐饮店、理发店也挤满了人。很多餐饮店都排起了长队,有人开玩笑说是“报复性消费”…

与此同时,上海6万多名民警和辅警加强街面巡逻防控,制定了50条措施加快上海经济恢复振兴。这座被按下暂停键的城市终于恢复了繁荣。

游客来外滩直播。

薄雾中的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

1日凌晨零点,上海刚刚全面恢复秩序,外滩和附近的延安路高架出现拥堵,路上车辆排起了长龙。路上那一长串刹车红灯让很多人觉得:熟悉的上海回来了。

6月1日早上8点,记者在外滩看到,观景台上有很多散步晨练的人,他们一直戴着防护口罩。黄浦江上的船只零星鸣笛,贯穿整个城市的江水一望无际。有些人望着河的下游,陷入了沉思。

一对来自安徽的中年夫妇住在黄浦区新天地附近。他们说老婆还没去过外滩,趁着出门的机会,就一起去看了看。望着黄浦江对岸被云雾笼罩的上海中心大厦,这位女士发出由衷的感慨:“就像阳光驱散了乌云一样,这两个月来的压抑正在逐渐消散。”

上海地铁2号线站

疫情期间被困在浦东的货车司机王先生也是坐地铁去外滩的。从3月28日开始,他和同事们被困在了浦东港口路附近的海边,他们的自救生活受到了很多关注,因此得到了爱心人士的捐助。在外滩,王先生开了直播,希望给关注他的人看,他和上海都很好。在南京路步行街,离外滩很近,商圈里的店铺不多,所以街区人也不多。一家商业购物中心于5月28日恢复营业。当时商场的店面不到十家,商业品类只有两种。6月1日,更多品牌和餐饮企业恢复营业。商场负责人表示,“这是商场复工生产的第二阶段。下一阶段将根据情况逐步恢复到之前的正常经营状态。”

看到同事特别亲切。

5月31日深夜11点,浦西居民景岚(化名)专程骑车来到外滩,与市民一起庆祝秩序恢复。“见到人就开心。”景岚说,5月31日,她与许多外国朋友通了电话,与他们分享了好消息,但仍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所以她连夜骑马出去了。

网络名人外滩小吃店

到达外滩,景岚停下自行车,看到许多市民聚集在这里,她的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幸福。“我感觉很熟悉的外滩回来了。我平时不常来,但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景岚说,很多市民都在拍照纪念,不管认识不认识,见面都会相视一笑,打个招呼。随着零点钟声的敲响,上海正式进入全面恢复全市正常生产生活的阶段,景岚加入人群高呼“解封”。

景岚在上海从事外贸行业。自3月份疫情开始以来,她一直在家隔离工作。除了工作,她每天最担心的就是网购食品。“很多电商平台显示产能不足。”景岚说,那段时间,她每天都活跃在无数的团购群中。她定了个闹钟早上6点起床参加团购,有时候会忙到深夜。

其实兰的家离公司并不远,只是6月1日,她坐地铁上班。“真想感受一下过去的喧嚣。”景岚说,她早上快速跑到办公室,喜欢上班的感觉。她和同事一起点了烤鸭当午餐。见到久违的同事感觉特别亲切,很多人都变了。“很多同事在家隔离期间一直在锻炼,有几个同事腹肌发达。”景岚说她只能暗自后悔。她被隔离的时候,只跳过几次毽子操。幸运的是,她是一个平庸的厨师,没有长胖。

欢乐的气氛不只是在外滩挥之不去。1日凌晨,在徐汇林峰街的一个居民区,一些居民在楼内大声唱歌,上海宝山居民区的一些居民燃放烟花。

小吃店外的复仇消费

街上的商店还没开门,顾客已经排起了队。

6月1日,位于徐汇区徐家汇商圈的天钥桥路变得更加热闹。在这条著名的美食街上,五芳斋小吃、广式熟食、五酱鹅……几乎每一家开门营业的小吃店都排起了长队。网友戏称为“报复性消费”。由于进店需要扫定位码,五芳斋点心的店员正在教排队的顾客如何扫码。工作人员说端午节快到了,店里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原味汤圆。一个广式熟食窗口外排着几十个人,窗口内的工作台上摆满了卤鸭、烤鸭等熟食。前来购买的婆婆表示,非常想念店里的食物,得知当天开门,就过来消费。记者也注意到,目前大部分餐饮店还是吃不上。即使他们在商店订购,也需要扫描位置代码才能进入。

因为徐家汇的一家购物中心要到上午10点才能开门,所以人们排着长队等待购物。第一排的女士说,她早上8点就来排队,是为了买商场二楼的锣和灯笼。

理发店里的顾客占据了每个座位。

对于很多在家待了两个多月的人来说,理发是恢复秩序后的一件大事,所以6月1日最受欢迎的可能就是理发店了。几乎所有理发店都需要提前预约,很多店铺已经提前预约满了。在天钥桥路的一家理发店里,顾客坐满了每个座位。

某品牌理发店在南京西路和打浦桥商圈都有门店。1日下午3点多,工作人员介绍,6月1日和2日两家店的订单全部满员,只能预订3日以后的订单。

徐汇区斜土路一家理发店的店员说,由于预约量大,他们延长了营业时间,但1日的订单依然爆满。

“好久不见,上海地铁”

作为上海“动起来”的重要支撑,全市地面公交、地铁基本全部恢复正常运营。根据上海地铁发布的消息,除虹桥火车站、虹桥2号航站楼、花桥等7个车站外,全网20条线路全部恢复运营。6月1日上午,记者也体验了如何乘坐地铁。由于防疫要求,目前上海市民乘坐公交车、地铁需要扫描定位码,并提供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坐地铁进站前,工作人员提示扫码。记者从扫码到显示结果用了4秒,然后成功进站。上海地铁还提醒,没有智能手机的人和其他不能扫码或高亮码的乘客,单独乘车时可使用离线“带应用码”的纸张和本人身份证。在南京东路地铁站,地铁2号线行车间隔为3分钟,更短的时间间隔只有2分钟。车厢内客流很空,很多网友拍下了坐地铁的照片,并发帖:“好久不见,上海地铁。”

一位女乘客坐地铁到人民广场,为了见见老朋友,每两个月第一次出门。在车厢里,她一脸焦虑,走到地铁门口留意车已经到了哪一站。

一名中年男子坐地铁,在工作单位所在的常熟路下车。他说,“上海现在的成功来之不易,应该更加珍惜。”

艰苦避难所岁月的记忆

“很难再有机会和成千上万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上海恢复秩序后,核酸检测呈阳性的秦生(化名)说,他用视频和文字记录了收容所里的许多故事,这些将是他人生中难忘的回忆。

秦生住在上海徐汇区。3月26日上午,他所在的社区通知所有工作人员做核酸检测。当天,他接到电话,说家里核酸检测有异常。秦升知道自己上当了,因为前一天晚上他去了很多超市购物。

“3月27日下午,我穿上‘大白’衣服,上了车。晚上7点多,我到了浦东世博避难所医院。”秦回忆说,当他去收容所医院时,那里仍然空无一人。他选择了路边的床,心想“这里人少,不会交叉感染”。

秦生说,从3月27日中午开始,他就发冷、头疼,感觉很不舒服,既不能坐着,也不能躺着。在收容所医院,医务人员每两个小时就会来给他量体温,然后给他吃感冒药。连续服用退烧药,3月29日上午退烧。

“003”是秦生在收容所医院的号码,医护人员和病人都这么叫。秦生记得,后来来收容所医院的病人越来越多。每个病人的症状都不同。一些病人发烧,一些咳嗽伴有喉咙痛,还有一些没有症状。

在收容所医院,秦生接触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队。他还承担志愿者工作,协助医护人员排队维持秩序,教老人操作手机扫描二维码,给病人送盒饭。

4月中旬离开收容所医院时,秦升喝了一罐啤酒庆祝自己可以回家了。“这啤酒是我从家里带的,当时还带了三瓶可乐。”秦生说。对于进入收容所医院,他视之为人生中一次独特的经历。

湖北男生要继续扎根。

受疫情影响,许多居民难以网购。一些外地的快递小哥也赶到上海求援。

Makelin,26岁,湖北黄冈人,在武汉做了三年厨师。3月底,上海严峻的疫情让他想起了两年前的武汉,于是他辞掉了厨师的工作,决定在上海成为一名骑手。为了帮助更多的人,马克林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外卖界的彭于晏雨燕”。

Makelin每天七点起床,吃完早饭打开系统,发现已经有很多订单在等着了。他会根据市民需求的紧急程度和地址的远近来判断投递顺序,然后开始投递。“每天要接100多单,打100多个电话,基本上要忙到晚上11点。”马克林说。送货最多的时候,他的车上来回挂了25件,电瓶车的后视镜上还挂了一些比较轻的袋子。

除了上班接单,Makelin下班后还会帮助更多的人。马克林记得有一次一个小姐姐通过他的社交账号联系他,希望他能送点吃的。那天,因为没有多余的材料要送,Makelin把自己做的菜寄给了对方。他还收到了一个外国女人的信息,让他给上海年迈的父亲送蔬菜。“其实我可以帮助别人,自己也受益匪浅。”马克林说。

6月1日,马克林告诉记者,他已经在上海工作了两个多月,逐渐对这座城市产生了感情,他准备继续工作。“今天是儿童节。昨天从湖北老家给3岁的儿子买了礼物。”马克林说,他打算在端午节回老家看望久别的妻子和孩子。

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https://www.sdcywang.com/1457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上午12:02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上午12:1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