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毛飞上天》主角原型浙江女首富负债357亿,奋斗40年失去房产,别墅豪车被拍卖

鸡毛飞上天主角原型浙江女首富负债357亿,奋斗40年失去房产,别墅豪车被拍卖

2017年,电视剧《鸡毛飞行青少年》广受欢迎。该剧以义乌一对夫妇的感情和创业故事为主线,讲述了义乌改革发展三十多年的曲折辉煌历程。故事的原型,浙江女首富周晓光也广为人知。可惜好景不长。5年后的今天,她不仅背负着巨额债务,她的上市公司广信远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信远成”)也于近日收到了退市的最后通牒。

5月24日,因2018年、2019年净利润为负,2020年末净资产为负,2021年年度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决定终止ST广信股票上市,自6月1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期满后的下一个交易日退市。

届时,广信远成6年的上市之路将告一段落。以摆地摊起家、曾经身家330亿元的“珠宝女王”周晓光,也经历了从“浙江女首富”到负债357亿元的人生大逆转。她不仅被签发了45次限制令,被执行了72次,还被法院悬赏讨债,别墅和豪车也被多次拍卖。

今天的困境可能是由于周晓光房地产的布局。自2011年以来,广信集团一直在借新还旧。2016年,广信元成上市时,也连续发行了6期债券,资金问题最终引爆了债务违约。而这位一路打拼下海40年,靠着时代潮流“鸡毛飞上天”的女首富,面对如今的鸡毛,会后悔“误入房地产”吗?

上市6年后被迫退市,1.27万股东踩雷。

对于广信远成的退市,其1.27万名股东可能不会感到意外。2016年4月上市至今的6年多时间里,有近3年半的时间一直戴着ST的帽子。

2018年12月3日,广信远成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当日停牌一天。复牌后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广信远成”变更为“ST广信”。自“戴帽”以来,广信远成的经营状况一直不见好转: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2020年4月29日起被警示退市风险,但2020年末净资产仍为负。

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21年年报的“保留”,触发了广信远成的退市“开关”。兴化认为,广信远成的持续经营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2018年至2020年,广信远成连续三年亏损,净利润分别为-2.12亿元、-50.85亿元和-32.57亿元。

此外,广信远成还存在诸多劣势,如贷款和逾期利息较大、逾期税款和滞纳金较大、偿债能力较差、对外担保较大被诉承担担保责任、担保风险较高、大量商品房被抵押或查封、对房地产销售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破产重整成功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

事实上,广信远成也没有“躺平”。2021年为“保壳”进行了一系列债务豁免操作,2021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7.01亿元。但钟兴华认为,债务清偿和债务豁免产生的非经常性损益为19.24亿元。扣除上述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2.23亿元,因此他对其财务报表持“保留意见”。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修订)》的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被警示退市风险后,第一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的,深交所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

从2016年上市以来的年报来看,广信远成并不是一家健康的上市公司。除了2016年上市时,由于资产注入,营收和净利润大幅增长。其他年份营收负增长,净利润为负,甚至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降2293.6%。加强内部控制,追回违规占用资金,加快现有商品房处置,维持正常运营,成为广信远成近四年的经营重点。

在2019年年报中,广信远成解释称:“由于公司计提了大量担保损失和资产减值准备,且有大额有息负债,其中部分因违约,需要支付罚息或罚息,导致本期财务费用、资产减值损失和营业外支出较高,本期经营亏损。受房地产抵押、查封等因素影响,公司主要项目的商品房无法实现正常销售,对公司造成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a股迎来了一波大规模退市。目前,已有超过40家公司触及强制退市指标。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蒋寒告诉时代财经记者,受国际资本市场和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今年a股呈现多震荡格局,a股正朝着监管更完善、市场更规范的方向发展。

绝望的杠杆,周晓光房地产,最富有的女人,是亏损的。

虽然羽毛很轻,但是只要有一点风,它就能飞上天。《鸡毛飞上天》的经典台词,勾勒了以女主角罗玉珠为代表的一代浙商把握时代潮流,白手起家,实现人生超越的故事。出生在浙江诸暨一个贫困山村的周晓光曾经骑过风。背靠小商品批发“圣地”义乌,她从流动小贩成为“饰品女王”,在“万元户”匮乏的80年代积累了几十万身家。

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发家致富的年代,和她的丈夫余成了第一个致富的人。他们早早就在义乌买房开店,甚至在1995年投资700万元成立了广信珠宝有限公司,开创了义乌珠宝生产的先河。但“女王”也有烦恼:员工不断离职,成为竞争对手;新产品一经推出,引起同行跟风抄袭;低价竞争…

为了立于不败之地,除了与国际知名品牌合作,周晓光还开始了多元化经营。2004年,周晓光夫妇从一个饰品开始,跨界经营房地产、金融、互联网、投资等行业。在房地产方面,她成立了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收购了浙江万厦。房地产开发主要集中在义乌及其周边的浙江省东阳、金华、杭州等城市。产品形态包括住宅、购物中心、商业综合体和酒店。

然而,广信集团的快速发展是建立在拼命增加杠杆的基础上的。为了拓宽融资渠道,缓解债务压力,周晓光夫妇多次寻求借壳上市。在试图借壳*ST陆金未果后,他们很快与马鞍山方圆回转支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鞍山方圆”)达成合作。2016年4月,广信控股通过购买新股的方式成为马鞍山方圆的控股股东,并将其持有的万夏地产和广信建材城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从而实现了地产业务的借壳上市,并更名为“广信远成”。

广信元作为周晓光的地产领地应运而生。扣除发行费用后,借壳上市募集的32亿元资金大部分用于满足和补充义乌世贸中心、千岛湖皇冠假日酒店及其附楼、广信天地三期的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重组上市时,广信远成曾做出三年共计40亿元的业绩承诺,但并未如期实现。控股股东还被曝出以公司名义对外借款、被公司占用等违规操作。但由于控制的公司或关联企业资金短缺,广信集团在向银行融资和向其他企业或个人借款过程中,违规使用广信远成的公章签订担保合同,其中向银行融资9亿元,并使用公司旗下义乌世贸中心大酒店的房产提供三阶抵押担保。困境之下,广信远成一度“卖子”求生存。2018年5月,其全资子公司万夏地产将与滨江集团合作开发的义乌广信一品46%的项目权益转让给滨江集团,转让对价为18.24亿元。

但近年来,房地产调控趋严,市场销售下滑,广信远成的财务和经营状况未见好转。其在2021年年报中透露了目前的困境:“前几年,控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违规以公司名义对外担保,造成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到期债务未按时偿还,导致违约,对外融资无法正常进行,部分可售房产被抵押或查封,无法正常出售,对公司经营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易居研究院房地产分析师严跃进认为,强制小商品市场的发展使周晓光获得了原始资本积累,但在房地产领域没有形成自己的专业程度和发展路径,因此会越来越被动。

虽然房地产板块借壳上市后表现不佳,但却让广信集团成为总资产约800亿元的大型民营企业,也让周晓光夫妇的财富迅速增加,以330亿元的身家位列2017年胡润百富榜第65位。周晓光在2018年3月的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排名第26位,成为浙江女首富。今天广信远成的“败局”,或许也印证了剧中的那句台词:“鸡毛无根立不住,根重飞不起来”。

本网信息来自于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https://www.sdcywang.com/14462.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9:12
下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9:23

相关推荐